第三章 一见倾心 (1/3)

江山乱嬴政 沧缨 1529万 2021-05-11

瑶姬将两只玉手在胸前交叉,画出一个同心圆,然后右手指向天空,翻动手掌,方才还晴空万里的天空瞬间乌云密布,骤风突起,狂风携带者泥沙和树枝草屑呼啸而来,一瞬间不见天日,暴雨急下,大雨如同瓢泼一般,将山谷两侧峭壁上的泥沙冲击下来形成滚滚洪流,朝熊槐所在的槐树下冲去,山洪越积越多,无法排出,熊槐所处的位置正是山谷的最低点,洪水已经没上了熊槐的膝盖。

熊槐一瞬间错愕,看来这回找自己麻烦的不是凡人。冷眸暗动,那这回他就遇神杀神,遇鬼杀鬼。熊槐飞身而起,一把抓住槐树上的树枝,然后将自己的身体荡起,转瞬抓住了旁边的第二棵树的树干,就这样一棵借着一棵,朝山谷两岸的高低飞去,任洪水呼啸,却始终无法触及他。

瑶姬的脸色更加暗沉了,没想到让他给逃了。瑶姬明眸微动,有了,看这回你还怎么逃。她再次施法,挥动手臂,一瞬间风停雨歇,就在熊槐以为她玩够了的时候,忽然气温迅速下降,天空下起了暴风雪。山间的树木在一瞬间之内全部凋零,只留下光秃秃的树干,落下的树叶铺满了山谷的每一个角落,又在一转眼之间被大雪掩埋。

熊槐此时只穿着单衣,这突如其来的暴风雪瞬间将他的身体冻僵,像是凶猛的野兽在撕扯着熊槐的每一寸肌肤,熊槐只觉得全身遍体鳞伤,四肢已经僵硬不听使唤。本来紧紧握着树枝的手已经没有了知觉,熊槐只觉得眼前一黑,就沿着山坡滚了下去。山坡上已经积满了厚厚的积雪,在熊槐滚动下去的过程中,身上沾满了白色的雪,像是一个滚动的大雪球,一路上山坡上的碎石头早就已经割坏了熊槐的皮肤,鲜血不住的流淌下来,在洁白的雪中格外醒目。

看着这触目惊心的场景,瑶姬不禁有些心软,虽然说她性子乖张顽劣,喜欢捉弄凡人找乐子,但每一次也不过是点到为止,从不曾伤害过凡人,更别说伤害凡人的性命了。可这次自己是怎么了?怎么会生这么大的气?难道仅仅是因为这个凡人倔强的不像自己求饶?自己一时置气才会如此?还是其他原因?瑶姬搞不清楚为什么,可能正是因为她第一次摸不透自己的心思所以感到烦躁吧。

瑶姬心道已经让这个凡人尝到苦头了,想必他也已经知错了,这次就放了他,让他的魂魄下山去找真身吧。

可一想到放了他让他离开,不知为何瑶姬心中竟然有几分酸涩,胸口闷的喘不上气来!自己这是怎么了?

连瑶姬自己也感到奇怪,算了,算了,想来心烦。她收了法术,一瞬间山谷之中的冰雪消融了,刚才明明已经枯萎凋零的草木又焕发了生机,明明已经掉落的树叶,又重新回到了树上,这情景与风雪之前毫无差别。

而躺在地上的熊槐也渐渐苏醒了过来,只不过脸色有几分惨白,刚才划破的伤口已经愈合了,完全没有任何伤痕,熊槐嘴角微微勾起,邪魅的眸子暗暗动了一下,心道看来这妖女还不算太坏。不过熊槐竟然有些好奇,这般脾气古怪的妖女会生得怎样的一副容貌呢?

正在熊槐思索的时候,突然那妖女的声音又在山谷中响起。“知道我的厉害了吧,下次别嘴硬,乖乖求饶,免得在受罪想求饶都张不开嘴了,好了,我今天也玩够了,你下山去吧!”

熊槐站起身来,瑶姬的目光追随着他的身影,明明她今日用法过度,现在已经疲惫不堪,应该回仙洞好好歇一歇,可是眼睛却似黏在了这个凡人身上,一瞬也不愿意离开。心想着,他这一离开可能永世都不得相见了吧!凡人的寿命也就短短几十年,转瞬即逝,再也见不到这惊艳的容颜了。算了,我瑶姬是什么人,竟会为一个凡人惋惜不舍?想着瑶姬别过头去,不再看他,但她却嘴硬的不肯承认,其实她是不愿意看见他离去的背影,因为会让她莫名的心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