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一)CR220复活计划01 (1/3)

岑柯死了,就在刚刚,车子一路横冲直撞,最后冲破护栏掉进了汹涌的河里。司机大哥开出租车前一定是玩口口飞车的资深玩家,岑柯想。

原本这事不管是不是口口飞车的锅,岑柯都没有怀疑过车祸的真实性。但他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尸体瞬间被湍急的浪潮卷走,而他作为一只新晋阿飘居然追不上的时候,那个口口飞车老司机居然从河里爬上来了,还淡定的掏啊掏从衣服里掏出手机,拨了个电话……

岑柯听见他用低沉的嗓音说“老板,任务已经完成,……确认已死,……没留证据。”

如果有人能看见此刻的岑柯,一定会发现他正一脸目瞪口呆的模样,口中喃喃“为什么?为什么我不信,他……他……他,他的手机居然还能用!”

想来司机大哥应该不会吝啬告诉他,这世上有种叫防水袋的东西。

这位玩家,啊,不是,是这位司机打完电话后便急匆匆的离开,岑柯赶紧跟上。

从出租车司机那通电话中,岑柯已经明白自己的死不是意外,出租车司机也另有身份。他跟着“司机”见到了他口中的老板后,觉得有点明白为什么自己一个孤儿院长大的人会招来杀身之祸了。谁能想到他真正的身世竟然是百年黑道世家现任掌权人傅云焕的私生子,而面前这位派人弄死他的老板居然还是他名义上的哥哥,傅家二少爷傅宜鸿。

作为一个连傅家大门都没进过的私生子,出生的时候没有被人一把掐死,又为什么会在他领大学毕业证书的前夕弄死他呢。难不成一个百年黑道世家还怕他一个私生子拥有大学毕业证书不成,现在的大佬真是一代不如一代啊。岑柯很无辜,内心很** ,十分想来一场高考冷静一下。

怀着复杂的心情继续跟踪了这位大佬几天后,他发现了一个比自己身世还要扯蛋的秘密——这个叫傅宜鸿的人竟然是从五年之后重生过来的。

如果早几天有人告诉岑柯他是重生的,岑柯一定会叫他去看病,但是现在作为一只飘在半空好几天了的阿飘岑来说,这好像也不是什么难以接受的事了。

当年傅宜鸿的母亲于佳曼谋害了傅云焕原配的儿子,也就是傅家大少爷,眼看就要取得傅家下任继承人之位的时候,这事儿事被人捅到了傅云焕跟前。傅宜鸿失去了傅云焕的庇护,在继承人的争斗中惨败下来,最后被仇家整死。

但他居然又重生回到五年前,他决定先发制人,将知道这件事和可能知道的人全都干掉。

岑柯的母亲于佳瑶是于家的养女,和于佳曼感情不错,因此于佳瑶也是知晓那个秘密的人之一,虽然她早就已经死了,但不保证她没有将秘密告诉别人。所以傅宜鸿便千方百计查到了岑柯的存在,派人将他弄死。

岑柯其实什么也不知道,在今天之前他甚至连自己的母亲是谁都不知道,至于傅云焕可能也根本不知道他的存在。他完全是在这场黑道继承人之位的斗争中被炮灰了,连他那从未谋面的母亲都很可能是被害死的。现在他知道了一切,却已经死了,作为阿飘,他没有任何力量。

岑柯怀着满腔的怨愤和不甘游荡在天地之间,他不知道时间已经过去多久,他的意识越来越浑噩,甚至已经听不见这个世界独有的喧嚣声,他感觉自己就要完全消失了……直到他突然听见了一个清晰的声音。

是否与系统绑定?嘀——

是否与系统绑定?嘀——

是否与系统绑定?嘀——

……

这句话不停在耳边响起,急促而机械。

岑柯下意识便想到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