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一)CR220复活计划08 (1/3)

“我的确不是伊洛,但你也不要问我是谁,我是谁真的是太不重要的一件事,你知道也只是满足了你的好奇心,但那有什么用呢?不过你也放心,我并没有做伤害伊洛的事;等尤里的事了结了,他就会回来,并且我保证他毫发无伤。”伊洛低着头平静的说道。

“奥泽呢?”裴夏问。

“嗯?”

“我是说,如果解决了尤里,奥泽也会回来吗?”

岑柯抬头望着裴夏,他没想裴夏会有这样的考虑。于私奥泽是他的兄长,于公奥泽是他的属下,他们应该是有交情的,只是伊洛知道的太少了,岑柯并不能从他的记忆里获取到这些信息。

其实这样并不好。作为帝国的四皇子,他有着义无反顾保卫帝国的义务,消灭一切威胁帝国安危的敌人是他的职责。但现在尤里成了奥泽,挥起武器的同时,好友亦将受到伤害。

“奥泽他,已经死了,两年前他就死了。”岑柯觉得自己的喉咙有点发干,其实他也没想过如果将尤里灭掉,奥泽是否能够回来。

裴夏点点头,“奥泽作为帝国国情机关机要人员,接触过许多国家机密,尤里假冒奥泽两年,肯定也已经掌握了不少关于帝国的秘密计划。在这件事没有妥善解决之前,切不能让他将国家机密泄露出去,所以对付尤里的事我们只能当成一次机密任务执行,不动声色的一步步瓦解他,而不能大动干戈。而且尤里很狡猾,有句古话叫狡兔三窟,惊动了他,他要是躲起来,反而不好对付。”他已经就此事禀告了他的父亲——东宇帝国的帝王,凡是之前奥泽或后来的尤里接触过的仍在进行中的重要计划,将视具体情况秘密进行变更或作废。

岑柯点点头表示赞同秘密解决这件事。其实系统有自动追踪任务目标的功能,不管尤里跑到哪里,他都能找到他。但这话不好直接对裴夏讲,他想了想还是没说。反正现在尤里以为他死了,他的计划还没完成,他的力量远不足以和一个帝国相抗,所以他是不会冒然做出逃离东宇这种徒引怀疑的事的。

裴夏又说道“要完成他的计划,仅凭一己之力是难以完成的,所以他很可能已经和反星际联盟的自由武装分子达成了某种协议,经查证,尤里派来劫走你的那几个人便是自由武装分子。星际条约对这些自由武装分子没有约束作用,他们心中只有利益,为达目的可以不择手段。制造机器人肯定需要很多特殊材料,有些东西甚至是东宇没有的,所以我猜尤里一定和那些人达成了某种互益的约定,由他们为他材料,并且调派人手听从他的调遣。当然肯定还有一部分为他做事的人是他在这两年里暗中培植的人手。”说到这里他顿了顿,望着岑柯,“我的第一步计划是从这些自由武装分子入手,制造意外,切断他的材料来源。你认为呢?”

冷不防听到裴夏向他征求意见,岑柯愣了愣,“啊?问我?”他弱弱的缩缩肩膀,这种事不是应该找你属下商量吗?

裴夏盯着岑柯点点头,“对,问你。”

岑柯也傻傻的点头,“那我觉得好啊好啊!”

“真的好?”裴夏又问。

岑柯被问的一头雾水,搓着手尴尬的说“好……吧!”这这四皇子怎么突然那么看得起他了!

“那好,现在我们需要知道自由武装分子怎么和尤里联络,还有他们向尤里运送材料的途径以及路线,最好还要清楚他们的窝点。”说完继续盯着岑柯。

岑柯假装你说什么我听不懂的样子点头“嗯嗯嗯,好主意,快去查吧……”说着假装伸了个懒腰,从座椅上爬起来向外走,嘴里还说“我突然觉得头晕目眩腰酸背痛心悸胸闷,自从昨天死里逃生之后就经常这样,我想我一定是受到了太大的惊吓还没缓过来,我去睡一下,你快去吧……”

裴夏就静静的看着他装逼,眼看要走出门了被他一下子又抓回来。

“啊……”岑柯惊叫一声,上一刻一只手已经碰到门了,下一刻又老老实实的回到了原位,对面坐着好整以暇的四皇子。

“你想看我是吧,好啦好啦满足你,我就在这里睡,吃饭的时候叫我一声。”说着岑柯闭上眼睛假装睡觉。好几秒后都不见裴夏有什么动作,倒是感觉越来越冷,越来越冷,一下子就被扔在了冰天雪地里一样,他觉得很不对劲,睁开眼睛就对上了一双波澜不惊的眼睛,裴夏坐在他对面保持原来的动作盯着他。再一看自己身上,已经结了薄薄一层霜,白色的烟雾在他身边萦绕,又迅速凝结在他身上。

岑柯惊叫一声跳起来,不一会儿手脚都冻的麻木了,他搓着手,气急败坏的吼道“你干什么你?想冻死我吗?”

裴夏冷冷的问他“还困吗?”

岑柯十分委屈的回答“不困……。”他知道裴夏想让他去查这些事,其实不用他说,他也会去,只是不想表现的比他还想对付尤里一样,这样的目的难以解释;也不能解释为什么他知道那么多的事情,他不能暴露系统的存在,这是宿主必须遵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