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二)打脸穿越女05 (1/3)

晨光透过窗棂的缝隙照进了卧室,裴夏长长的睫毛微微抖动了几下后他睁开了眼睛,清醒的刹那,他清晰的感觉到一个温热的物体紧贴着他睡在他的旁边,这个物体无疑就是岑柯;他还没有醒,细白的小脸贴着他的手臂,隔着薄薄的一层亵衣,裴夏可以清晰的感觉到他暖暖的呼吸。

裴夏神色复杂的看着他好一会儿,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对身边这个人有种莫名其妙的说不清的感觉,从他第一次出手救他起,就有了这样的感觉。裴夏思考了一会儿,没想明白原因,或许真如他所说,自己对他起了不一般的心思才会生出那种感觉呢,裴夏暗暗想。

过了半响,裴夏试图挪开环在自己腰上的一只白生生的手臂起床,刚给他弄下去,那只手“嗖”的一下子又环了上来,并且抱得更紧了。

“醒了就起来。”裴夏淡淡说,早晨的声音带着微微的沙哑,岑柯听得不禁在被子上蹭了蹭耳朵,这声音真是性感的不得了;他紧搂着裴夏的腰不放,微微睁开一只眼扫了扫透进屋子里的光,嘟囔“还早。”

“嗯,还早。”裴夏重复了一下他的话,又说“你睡。”

“一起睡!”岑柯提议。

“我得起了。”

“今天休沐。”节假日又不上班,起来那么早是要干甚,有空一定要唱一遍《老子明天不上班》给他听,是时候让他接受大天、朝人民的教育了。

裴夏有点无奈,只重复的说“你睡!”说着用了点力气推开了岑柯,那意思是一定要起床了,气的岑柯直翻白眼,翻了个身,将被子全部卷到自己身上,麻利的把自己裹成了一只蛹,含含糊糊的声音从被子里传出来,“帮我把头剥出来啊谢谢。”

已经穿好衣服准备走出房间的裴夏闻言,转头就看到床上的一大卷被子,他轻轻勾了勾嘴角,高抬贵手把岑柯的脑袋解救出来……

岑柯艰难的扬起脑袋看到的是扳着脸的裴夏,“再帮我翻个身,谢谢!”

裴夏面无表情的伸出手将他翻过来躺平。

“好了谢谢,你可以走了!”岑柯对他说道,随即已经闭上了眼睛,准备再睡一觉。

裴夏微愣了一下,转身抬脚走出了房间,岑柯在他身后睁开了眼睛。

岑柯盯着他高大的背影,回想起昨晚的事,不由自主的勾起了嘴角。

昨晚本是他先主动,但到后来裴夏反客为主,男人的** 直接、激烈,两人忘情的拥吻着,彼此的手都有些不老实的爬上对方的腰,直到岑柯感觉到裴夏更不老实的东西起来了,吓的他呆了一下。本以为面对一个男人的诱惑,他能不推开自己就算不错了,谁知道他竟主动起来;而现在的情况更是让岑柯有些傻眼,其实他也有了反应,但是他有这样的反应纯属合理之中嘛,谁让他自己就对人家本就心思不纯呢?可裴夏有了反应真到让他意外了!

岑柯狡黠的眯了眯眼睛,一只手顺着裴夏的后背滑到腹部,然后继续往下,目标明确,他一把按在裴夏的灼热上。裴夏浑身一震,啃咬的动作一下子顿住;岑柯就这么按着也不动,但是他可以感觉到掌下的东西正在迅速变大,惊人的热度隔着衣服传到手上,他不由得感到一阵脸红心跳。

裴夏的唇已经和岑柯分开,但他也没有其他的动作,只是定定的望着岑柯因为动情而微微泛红的眼睛;岑柯看见他的眼里闪着意味不明的光,脸上的表情有些刻意的隐忍,良久,像是放弃了什么坚持一样,他低下头,更加凶狠的啃咬岑柯的嘴唇,两唇相贴的地方传来他含糊而沙哑的声音“动一下。”

像迷惑人心的咒语般,岑柯一边热烈的回应着他的热情,那只手缓缓的动了起来,“那麻烦皇叔也帮帮我吧!”岑柯错开裴夏的唇,贴在他的耳边低语,另一只手拉着他的手像引导似得放在了自己的那里,同时他伸出自己的舌头轻轻的舔了舔他的耳垂;裴夏低低的喘息一声,一下子将岑柯压倒在床上。

不知道过了多久,两人互帮互助完成了一次人生的大和谐。

两人相对坐在床上,彼此都还有些喘息。裴夏默不作声的用手帕擦着手上的白色液体,岑柯眯眼看了看他,将自己的双手伸到他面前,裴夏看见上面的东西,微愣了一下,执起他的手仔细帮他擦干净;岑柯看见他的耳根底下突然红了一片,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也觉得面热起来,他尴尬的低下头不去看他。

裴夏看见他后脖子迅速爬上绯红色,耳朵也变成了血色,“现在才知道害羞,方才的大胆哪去了,嗯?”一声低低的“嗯”,语音微微上挑,岑柯的耳朵不禁抖了抖,好苏。

“嘿嘿嘿!”岑柯抬起头,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又迅速的倒在了床上,脸朝下埋在软软的被子里。过了一会儿,裴夏要拉他起来,“干什么?你不会还要赶我去客房吧?”岑柯惊讶的望着他。

“去洗手。”裴夏兀自拉着他走向外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