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补全](二)打脸穿越女06 (1/3)

两人吃完早饭,岑柯就拖着裴夏一起回家。他现在穿的还是昨天的衣服,虽说天气已经入冬,穿过一天的衣服不至于有什么难闻的气味,但是因为昨日在琼林宴上饮了不少酒的缘故,沾了些酒气,不换一件就老觉得自己身上有股酒味;裴夏的衣服太大太长,他又穿不了。

两人刚一走到六王爷府门口就看见阿伟那小子搓着手在门口东张西望,见了岑柯赶紧迎上来,嘴里一迭声的叫唤“世子,世子……”等看清了岑柯身边的人是谁后,又赶紧乖乖行了个礼。

岑柯一见这阵势,就知道六王爷正在找他了,果然阿伟向裴夏匆忙行了个礼,就转向岑柯苦哈哈的问道“哎哟,世子,您昨晚去哪儿了?小的昨晚在宫门口等了您半宿,直到宫门都闭了。您赶紧进去吧,王爷正到处找您呢!”

进宫只得带贴身婢女,所以一般奴才家丁都是等在宫门口的,岑柯也没带丫鬟,就一个人进的宫。昨晚跟着裴夏走的是皇子平日里进宫请安的通道,还真把小伟子忘了,岑柯心虚的耸了耸肩,指了指裴夏说“昨晚和七皇叔聊了几句,发觉甚是投缘,于是七皇叔诚邀我去他府上品茶……不好意思把你忘了。”

阿伟赶紧着摇头摆手,“小的不敢,小的不敢,侍奉世子左右是小的职责所在。”

岑柯摆摆手,“行了,王爷找我什么事?”

“太子一大早带了周榜眼来咱府上,说是满庭芳的菊花开的正好,要邀请世子一同赏花。”,末了又补充了一句,“五皇子也在。”

虽然因为半路杀出个裴夏,导致叶悠茗勾搭的目标并没有转向他,毕竟若她比较想和裴夏在一起而放弃做皇后的话,谁当皇帝对她来说就并无关系了;但叶悠茗不急,太子可就急了,自从科考揭榜,各方猜测一起,太子就坐立不安了,这不,今日借赏菊来试探他了。毕竟和六王爷争皇位,可比和五皇子争难多了。

那个周榜眼岑柯知道,科考前就被太子招揽麾下了,虽然有了太子这层关系,但他的榜眼之名却也并不是太子给他挣来的,这人确是有几分才能的;但也自恃有些才能,傲气的很,一心觉得如果没有草包世子裴珞插一脚,状元就是他的囊中之物了,昨日琼林宴上还借着敬酒明朝暗讽了岑柯几句。

岑柯懒得跟这种蠢货计较,空有有几分才能和自以为是的治国之志,却选择了太子,不是愚蠢是什么!

至于五皇子裴瑜,他参和进来干什么?岑柯在脑海回想对这位五皇子的印象,这是一个很有心计的人,永远一副笑盈盈的好脾气样子,但是眼珠一转就准定要算计人。有没有治国才能他不知道,但是心计和智谋绝对胜在太子之上,按理说,太子肯定不够和他干的,但坏就坏在他无心皇位。

据岑柯的打探,裴瑜是个断袖。他也从没刻意隐瞒,这几乎成了大家心照不宣的事。有了这个毛病,祈帝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把皇位交给他的,按理说太子根本不用防着他,他也不应该和太子站在对立位置,但谁让裴瑜才是皇后亲生的呢,皇后的娘家人自然也不是吃醋的!所以即使他对那个位置没有想法,却自有一堆人推着他往上走。

所以岑柯猜测,裴瑜也是被皇后逼着打探消息来了。

现在外面六王爷要篡位的流言满天飞,可其实人家六王爷根本没有这个意思,他想当皇帝,早八百年就自己上了,还轮的到裴晟什么事。都是岑柯一个人折腾,他抽了抽嘴角,心疼六王爷。

说句实在话,六王爷虽然把持朝政,越俎代庖,可谁让祈帝昏晕不管国事呢?六王爷再不管,那

就真的国将不国了。

要他早就一脚踹了裴晟,自己上了!岑柯想着。

可谁让先帝偏爱丽妃呢?死活也要把皇位交给丽妃的儿子裴晟,还逼裴景发下毒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