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二)打脸穿越女07 (1/3)

一行人在满庭芳门口下了马车,便看见另有几人刚好也在此下了马车,正是叶悠茗和叶悠若,还有镇国公家大公子叶麟和楚津南。这楚津南和叶家大公子年龄相差不大,虽是长辈,但和那几人一同出游倒也不会显得不适合。

相遇的第一刻,太子的眼睛就黏在了叶悠茗身上,而叶悠茗却将目光投向了裴夏;叶悠若欣喜的看向太子,见太子看着她妹妹,又有些幽怨的低下了头;楚津南沉着脸咳了一声,看见岑柯又冷哼了一声,岑柯没在意,太子赶紧上前打招呼。

一行人相互见了礼,结伴入园。

穿过一片颓败景象的亭台楼阁,他们来到一个别致的院子,此院叫菊园,顾名思义就是专门栽培菊花的院子。刚一入园,便看见各种菊花盛放的景象;各种颜色形状的都有,怕是这天下的菊花都被集中到了此,岑柯抽了抽嘴角,感觉菊花一紧。

这院子蛮大的,弯弯绕绕几段路,穿过一片绽放的菊花后才来到中间的亭子。亭子中间摆着若干木凳和一张圆形的木桌子。刚一落座,便有奴仆端来温好的酒。

挥退了满庭芳的奴仆,周子兴就在太子的示意下对岑柯发难了,大概是想知道他这个状元是否是六王爷从中作梗得来的,若只是想为自己的儿子弄个状元的名号还简单,若这么多年来,裴珞的草包都只是装出来的表现,那其用心就不得不防了。

“今日园中菊花开的如此灿烂,子兴不才做了一首诗。”周子兴说着就声情并茂的吟了首诗,完了谦虚的让岑柯指点,“世子觉得子兴此诗如何?”

“……”

“咳,不知世子可否指点一二?”

“……”

“呃,世子?”

裴夏忍不住将岑柯的头掰过去对着周子兴,并且给他示了个意他找你!

“啊?什么?”岑柯迷茫的问。这个叶悠茗老是有意无意给裴夏抛媚眼,可恶,于是在周子兴即

兴作诗又强烈要求他作诗的当他其实在忙着不动声色的挡掉裴夏的视线,奈何裴夏长太高,他都快从座位上爬起来了,他的头顶还是没够得着裴夏的眼睛,** 坐那么直干嘛?

周子兴说了那么多,结果被岑柯直接忽略了,面色十分难看,一时梗着一口气,没回答。

“让你点评一下这位公子方才的诗!”裴夏闲闲的开口提醒岑柯。

“哦,诗啊,好啊!写的好!很好!大家掌声鼓励。”说着啪嗒啪嗒的拍起手来。在坐的大多向他投去了鄙视的眼光,唯有裴瑜笑的意味深长跟着拍起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