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三)地下魔术师完 (1/3)

第四位魔术师表演结束后,终于轮到岑柯。

等在后台的岑柯从座位上站起

身瞥了一眼旁边一直偷偷打量着他的曹轩,正好与曹轩的视线相对,岑柯想到什么似得愉快的勾了勾嘴角,然后收回视线缓步走上台。

曹轩皱眉望着岑柯的背影,他从他那双眼睛里看到了莫名的敌意,他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岑柯果然没有让曹轩的失望,此刻他再一次以表演的形式,在观众面前将曹轩先前所表演的魔术中的玄机无情拆穿一一展现在观众面前。

人类天生有着追求** 的欲、望,同时也有着非常强烈的好奇心。他把魔术中的奥秘一一揭开晾晒在他们眼前,而这些人此刻也像是窥视什么秘辛一样好奇、专注。

魔术最忌讳的便是暴露它其中所藏的玄机,岑柯今天再一次拆了曹轩的台,无疑是对他的挑衅。

肖棠将岑柯今日此举一一报告给冯玦。如果说之前冯玦还不太明白夏五少带这么一个人来的用意,那么听了今日的事他有点明白了。之前一直觉得这个木可是在夏五少的授意下加入地下魔术,所以他以为夏五少是想在地下魔术这一块分一杯羹;但现在看来也许只是木可和曹轩的私人恩怨。

但不知道为什么夏五少既然愿意帮助木可,又为何不直接对曹轩对手?毕竟若是夏五少向他开口,区区一个曹轩,他肯定会舍弃。夏五少的人情就算是十个曹轩也抵不上。

想破脑袋也想不通此中原因的冯玦也只得选择观望。

而再一次遭到挑衅的曹轩也终于看懂了这个突然出现的叫木可的魔术师的用意,他想这个木可大概是死在他手下的某位魔术师的亲人或朋友来找他报仇,亦或是单纯的对手的挑衅。总之不管是什么原因,曹轩凶狠的眼神死死的盯在岑柯的身上,这个人将是他的下一个目标。

果然,表演结束后,曹轩走到木可面前郑重的下了战书。

岑柯死死的盯着曹轩片刻,轻轻启唇,从喉咙里挤出一声低哑的刻意压低的“好!”

“老规矩,输了的人,死!”曹轩冷冷的说道。

虽然这小子两次出场都没有真正的进行过魔术表演,但是能被煌影接纳的魔术师哪一个不是高手!曹轩明白这一点却仍然敢肆无忌惮的下战书,除了荆悦创作的魔术实在高超之外,另一个原因便是他根本不怕输;曹轩捏紧了拳头,想着自己身怀的秘密,眼中射、出一道精光,即使他输了,他也可以利用系统交换身体,金蝉脱壳,神不知鬼不觉。

“好!”岑柯点点头回答道,依然是简单的一个“好”字。

“很好reads你好,招财猫!!”曹轩也点点头,又补充“但我还有一个要求,比赛时你所表演的内容必须是从来没有被任何人表演过的魔术,否则,算作你自愿认输。”

这次,岑柯并没有立刻回答。

曹轩望着面前犹疑的人,讽刺道“你不会只会揭秘魔术吧?”

“当然不!”岑柯回答,“我答应你的要求。”

约定好了比赛,曹轩便去向肖棠申报。

将曹轩和木可的对话听得清楚的肖棠早就报告了冯玦,并且得到了冯玦的应允,于是他像处理每一次的挑战赛一样,为他们安排好了比赛时间、场地——一周后,晚上八点,“盛世”地下□□。

报酬清算结果出来后,每一个今日表演的魔术师都拿到了属于自己的那份不菲的酬金,之后他们各自离开“盛世”。

岑柯兜里揣着方才肖棠给的卡,里面是他今夜表演的酬金,小几十万呢。走出“盛世”,他心情愉快的上了裴夏派来接送他的专车,让司机开着一通绕甩掉曹轩跟踪的人后回到了裴夏的住处。

此刻已经是凌晨快一点,裴夏一大早就出去办事去了,现在都还没有回来,应该是不回来了。岑柯洗了个澡钻进被窝闭上眼睛,曹轩今日回去后,一定会有所动作,正好趁裴夏今日不在,他得去瞅瞅。

神不知鬼不觉的潜进曹轩的房间,曹轩正拿着一沓文件急匆匆的出去,和站在门口的岑柯差点正面相撞,虽然明白曹轩并不会感觉到自己的存在,但他还是膈应的闪开了。他跟着曹轩来到地下室,然后就见曹轩打开一道暗门,擦,地下室还有地下室啊!想必荆悦就被曹轩囚禁在里面。

曹轩从兜里掏出一个小手电拧亮后进入那道暗门,又反手将暗门关上,然后顺着阶梯往下,再次踏上平地之后,他伸手往旁边的墙上一摸索打开了灯,几乎是同事,原本躺在地上的人瞬间坐了起来,布满血丝的眼睛惊恐的瞪着曹轩。

岑柯打量着这间地下室下面的地下室,这里空间还算大,堆满了各种魔术器材,荆悦就是在这里被曹轩逼迫着为他创作魔术的。他又将视线转到荆悦身上,他形容枯瘦,面色泛黄;他的手脚都被铁链牢牢锁着,铁链很长,足够他在这间不小的地下室里活动。一张薄被铺在地上,此刻他就坐在那张被子上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半夜闯入的曹轩,一言不发。

曹轩面无表情的看了他几眼,抬脚走过去,蹲下身将手中的一沓文件丢到荆悦面前,冷冷的命令道“签了!”

荆悦捡起来看了看,片刻之后,他抬起头,讥讽的问道“你现在已经成了我,我的财产你想怎么用便怎么用,你现在要我签这个是什么意思?”

岑柯在荆悦拿起那份文件的时候就已经将它看的清楚,这是一份遗书,白纸黑字写着荆悦死后,他的大部分遗产都将无偿赠与曹轩,剩余的一部分给妹妹荆乐,但在荆乐成年之前由曹轩监管。

曹轩霸占了荆悦的躯体,但是却没法模仿出和荆悦一模一样的笔记,所以他要逼着他签名。

曹轩从兜里掏出一支笔打开强硬的掰开荆悦的手塞到他手上,“因为也许你很快就可以做回你自己了!”

“什么意思?”他激动道“你有办法让我们换回来?”

曹轩挑起嘴角,“当然,否则你以为我为什么会成了你?”

荆悦不可思议的瞪大眼睛,愤怒的喘着粗气,“我早该想到是你搞的鬼,你用了什么歪门邪道?”随即他又像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拿着文件的手开始剧烈的颤抖起来,他低头盯着手上的那份所谓的遗书,片刻之后他又猛地抬头,死死的瞪着曹轩,眼中是说不出的愤怒,“你,你,你要杀了我?”

曹轩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脸,“那要看你自己reads腹黑总裁,视妻如宝!”

“什么意思?”荆悦疑惑地问道。

曹轩轻描淡写的说道“我和人约定了比赛,输的人要死!倒时若是我输了我自然就做回曹轩,让你去死!”说着他拍拍荆悦的脸,“所以是死是活完全看你自己。”

荆悦用力的闭了闭眼,“你已经拥有了财富、荣誉,为什么还非要搅和进那种地下组织?”

“金钱这种东西,谁会嫌多呢?至于荣誉,他们口中呼喊的名字是荆悦而不是我曹轩。”说着曹轩指着荆悦手上的文件继续道“这东西准备了很久,但原本并没有打算这么早让你签,毕竟你的用处可是很大的,但这次我的对手似乎是有备而来,虽然这样,但如果你这次所创作的魔术能够胜过他,你自然就不用死了。”

荆悦一扬手,愤怒的将文件摔在曹轩的脸上,他大吼道“你休想让我签!”

曹轩被那一沓文件扇的偏了偏头,随即他再次转过头来和荆悦对视,轻描淡写的说“是吗!”对荆悦的反抗完全不以为意,因为他手上掌握着足以令荆悦惟命是从的筹码,他拿出手机,点开一段视频,放在荆悦的眼前。

视频里一个十五六岁的女孩子静静的躺在床上,她安静的像熟睡一样;下一刻,另一个人闯入镜头,正是曹轩,他轻轻的掀开盖在女孩身上的被子,然后伸手从下往上一颗一颗的解着女孩身上的睡衣扣子,解到胸前的纽扣时,他的手顿住了,然后他冲着镜头冷冷一笑,附身轻轻的吻了下女孩的额头,……视频在这里戛然而止。整个过程女孩都像豪无所觉似得安静的闭着眼睛一动不动,想来并不是熟睡,而是昏迷了。

荆悦气的浑身发抖,他狠狠的将手机摔在地上,手机顿时四分五裂,他揪住了曹轩的衣服,“你这个畜生,你你你……”他气的说不出话来。

曹轩狠狠的推开他,一脚用力的踩在倒在地上的荆悦身上,居高临下的说“放心吧,我并没有对她做什么。但是,如果你不愿意签字的话,就什么也说不定了,哈哈哈哈哈……。”

荆悦挣扎着捡起文件和笔,口中喃喃的求道“我签,我马上签,你不要伤害小乐,求求你放过小乐……”说着他颤抖着手在每一分文件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甚至看都没有看一眼。

曹轩满意的收起文件,丢下一句,“一周之后的魔术表演,是死是活,就看你自己了!”转身离去。

目睹了一切的岑柯冷冷的瞪了瞪曹轩,心中狠狠道你不会得意几天了!

岑柯愤愤的飘回裴夏的宅子,眼前的场景又让他差点吓成了死鬼。

只见本以为今晚不会回来的裴夏此刻正抱着一具尸体急匆匆的跑下楼,一个手下冲进屋子惊惶的报告“救护车马上就到。”

要死啊!岑柯哀嚎。赶紧“嗖”的一下子附身进去,然后伸手不动声色的戳了戳裴夏的腰。

“……”火急火燎的裴夏像是瞬间被冻住了一样定在原地,他低头望向怀中人,岑柯悄悄向他眨了眨眼。

“少爷?”手下见自家老大突然像被点穴了一样,忍不住出声唤道。

裴夏皱了皱眉,“……没事,你出去吧,让救护车不必来了。”

手下奇怪的瞥了自家老大一眼,迟疑的答道“……是!”

裴夏在手下奇怪的眼光中,面无表情的抱着一动不动的岑柯折回了楼上。

手下猫在门口惊恐的看着自家老大抱着一具一动不动的身体往回走,之前他可是看清楚了,这位传说中的老大的男朋友可是一动不动跟没气儿了似的啊,老大这这这,不是想奸|尸吧reads[重生星际]地产农林大亨!手下大哥惊恐的打了个寒战,随即马不停蹄的跑了,边跑边想着万一哪天他死了一定要托兄弟第一时间把他送去火葬场烧成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