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四)空间泉眼01 (1/3)

“请——沉水大仙!”

随着这句拖着嗓子的高喊结束,一位金边白衣的男人在众人敬仰的目光中缓步上前,走到临时搭建在河边的祭台上停下。祭台上设有供桌,供桌上摆放着一个精致的白瓷空碗;供桌后面安放着一顶用白色帷幔遮的严严实实的轿子;此刻插香的铜鼎中正香火袅袅,只是看不出这祭的是哪方神明?

白衣男人走到香案前定住,一袭华贵的白衣在风中衣袂飞扬。旁边的童子恭敬的递给他一炷香,他双手持香点燃十分恭敬的朝着河拜了拜,清俊的脸上是神圣的颜色,眉心的一颗红痣鲜艳欲滴,他像一位不可亵渎的仙人。

他将香□□青铜鼎中,双手合十,闭目默语,好像正在虔诚的祈祷,片刻之后他睁开眼睛,双手交叠着掌心朝下附在白瓷空碗上,在人们看不见的角度里,原本平滑干净的右手掌心突然漾开一个幽深的“眼”,一股水流从那个“眼”里面缓缓流到碗里,一瞬之后他将手拿开,原本空空如也的碗中此刻却装满了水,这水的颜色有些奇怪,有些黑但看起来却很清,让人想到幽深的古井。

旁边偷偷偏头看来的侍童见此仿佛被白衣男人高深的仙术所折服,眼中迸射出深深的敬仰。

白衣男人双手举着这碗所谓的圣泉面向祭台下的民众,霎时底下的民众拖着病弱的身躯跪倒一片,口中纷纷喊着“感谢河神赐圣泉,感谢沉水仙人……”

在此起彼伏的感谢声中,沉水仙人接过侍童递来的白橡树叶蘸着“圣泉”洒向众人头顶。

之后,这位沉水仙人一扬手,几个大汉将轿子顺着祭台推到停靠在祭台边上的一艘木船上,木船大出轿子许多,船上放了一层木柴,大汉将轿子推到船上之后,又迅速在它周围放了一圈木材,完了又在它周围摆满了美丽的鲜花。

白色的层层帷帐在河上微微飘动,船上的一圈鲜花像是点缀一样,看起来竟有几分美感。

一切准备妥当,沉水仙人双手合十,虔诚的向河拜了拜,“吉时已到,开祭典!”

话音刚落,大汉举刀割断了木船和祭台之间的绳索。载着祭品的木船在水流的推动下,缓缓驶离了岸;沉水仙人接过侍童手中的火把,轻轻一抛,丢到了木船上,木船上的木柴鲜已经被撒上了火油,在接触到火星的一刹那便轰的一下子燃了起来。

“河神保佑……”

“河神保佑……”

……

岸上众人向着燃烧的木船齐跪虔诚的祈祷河神的保佑!

而木船上,被帷幕遮住的轿子里面,一个十七八岁,面容清秀的男子双手被绑缚向后,双脚被绑着跪在轿子里,嘴里塞着布,唯一能动的一双眼睛隔着帷幕拼命望向河岸,他惊慌的张着嘴想说什么,但是并不能发出一点声音。感受到外面的火马上就要席卷帷幕烧进轿子里来,他挣扎着拼命磕头,鼻子眼泪糊了一脸,看起来十分狼狈。

而原本神圣的沉水仙人此刻却正一脸讥讽的睥睨着跪在他脚下的人,无动于衷的任木船上的大火越烧越烈。

轿子里的人从原来的害怕变成了撕心裂肺的惊惧,片刻之后,他倒在了轿中,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飘在河上的岑柯看了一眼已经恢复一脸圣洁微笑的沉水仙人一眼,“嗖”一下附到了秦思的身体里,汹涌的记忆向他涌来……

秦思,临河镇首富秦远明的二儿子,自小娇生惯养,生性跋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