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四)空间泉眼04 (1/3)

裴夏“……”

裴夏意味不明的盯着岑柯看了半响,端起桌上冷掉的茶一口喝了。

“你找人去安河县打水,要隐秘,不能用县衙的人,人多口杂,最好也别让赵县令知道了;现在整个县衙肯定已经在沉水大仙的严密监视当中了,一定要谨慎行事。另外不要在紧挨临河县的地方打水,可能会被沉水大仙安插在那里的人发现。”岑柯跟裴夏开了个玩笑之后又开始一本正经的商议着正事。

裴夏放下茶杯点点头,“这是自然,虽然我们已经找到了救治临河县百姓的办法,但是在我们不能真正破解沉水大仙的毒之前,我们最好不要打草惊蛇,以免他一怒之下不再往下游放解药。”

“另外这时候,你需要找一位“神医”来,最好是什么世外高人,但是又要名号响亮,最好是平时不出手,一出手就能起死回生的那种。”

岑柯打了个响指,“水打回来了,神医请来了,我们便开始‘施药救人’。”

裴夏点头。

裴夏一边暗中安排手下去安河县打水,一边大肆张扬的派人拿着他的亲笔书信和信物去了西南鬼医门。

另一边煞有其事的派人到临河县上游和下游守着。虽然知道沉水大仙一直派人在临河县上游和下游分别放入“毒|药”和“解药”,但是他们并不期望能抓住这些人,这只是做给沉水大仙看的而已。

就这样过了三天,裴夏又为岑柯挡了百姓的好几波逼迫。沉水大仙继续被百姓如神仙一般好吃好用的供着,临河县好些百姓的怪病也真的渐渐加重了。

在赵县令几乎都顶不住众人的压力想违抗国舅爷的命令把秦思交出去的时候,裴夏请的神医终于到了,先衙门派去的官兵一步带着裴夏的信物到了临河县。

涂羽,西南鬼医门门主的儿子,其医术和毒术深得其父真传,亦不脱一个“鬼”字。

涂羽二十来岁的年纪,长相俊美,着一袭青衫,见面和裴夏热络的一拱手,嘻嘻哈哈的开了一阵玩笑,岑柯在一边扯着嘴翻白眼。

寒暄片刻之后,裴夏便将涂羽带到河边取了些河水回去,路上自然悄声商议好了。

涂羽取水之后,便关上房门开始研究,这些事都正大光明,第二日,涂羽便表示研究已经有结果了,让人熬了一大锅粥,将一小瓶碧绿色的药水倒进了粥里搅匀。

涂羽倒进粥里的碧绿色药水是什么岑柯不知道,总之不会是真正的解药就是了,真正的解药早就被裴夏的手下用来煮粥了,便是岑柯让裴夏悄悄从安河县打回来的水。

裴夏马上示意赵县令在县衙门口架锅施粥,赵县令虽然略有疑虑,但是有希望总比没希望好,就死马当活马医了。再则鬼医门的名号可是响当当的,一般人轻易请不来。

官兵挨家挨户敲锣打鼓通知所有人去县衙门口喝药粥,虽然这些深信河神降罪的百姓基本不相信这药粥的效果,但是县衙门口还是很快便聚满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