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四)空间泉眼07 (1/3)

“秦月呢?”这天岑柯和裴夏一道从县衙回来之后左看看又看看没看到秦月,赶紧抓了一个路过的丫鬟问道。乐—文更新快nbnb请搜索

丫鬟摇摇头,“奴婢不知道。”

“坏了!”岑柯一拍巴掌,这几天秦月一直想去找沉水仙人都被岑柯找借口拦了下来,后来秦月就不往外跑了,安分的呆在房间里做衣服,没想到这一会儿没看着就跑了。

岑柯赶紧往外走,裴夏随即跟上,赶到沉水仙人住的地方却被告知他和一个姑娘出去了。这秦月果然是来找沉水仙人了。

岑柯一路打听,终于看见了两人的踪影。两人并排着慢吞吞的走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行人的目光不时投在他们的身上。

岑柯从后面看见秦月似乎对沉水仙人说了什么,他摆了摆手;接着秦月又说了什么将自己手中的一个包裹提给了他,他又摆了几下手,秦月保持着递的姿势没有动,半响他似乎是推辞不过伸手接过来微微颔首表示感谢。

岑柯和裴夏快步走上去,在他们不远处跟着。

路过一棵秃枝桃树的时候,沉水仙人停下了脚步,秦月不解的看着他。他抬手抓住一根秃枝轻轻一折,将折断那一头紧紧握在右手心,“在下便以此花答谢姑娘赠衣之情吧。”

这几天大街小巷都在议论他,所以他突然出现在街上自然让人分外关注。他拿一根光秃秃的桃花树枝回赠别人的举动引起了路人的侧目,人们纷纷停下脚步好奇的望着他。

“发芽了!发芽了……”一人眼尖的发现原本光秃秃的树枝突然冒出了米粒大小的绿点,指着那花枝激动的大喊大叫。

顿时人们也纷纷瞪大了眼睛看着这神奇的一幕,更加不可思议的是,这花枝不仅在沉水仙人的手中突然发了芽并且还慢慢长出了花苞,然后慢慢地慢慢地越长越大,越长越大,渐渐的似乎就要绽放开来。

人们不由自主地屏住了呼吸声,好像生怕打扰了桃花开放似得。

在人们惊奇和崇拜的眼光中,沉水仙人手中的桃枝慢慢发芽结苞,最后绽放,几多米分红色的桃花在他手中艳丽的绽放。

秦月呆愣的望着这一幕已经忘了要做何动作,倾慕之情几乎要从眼中溢出来。

“嗯?”沉水仙人微笑着朝秦月的眼前抬了抬手。

秦月感动的看了看他又看了看他手中盛放的花。

沉水仙人就保持着这个动作没有动。

半响秦月微微颤抖着手接过来。

在人们几乎想跪地膜拜的眼神里沉水仙人淡定的带着秦月缓缓远去,嘴角悄悄的勾起一抹得意而轻蔑的笑,身旁的秦月珍爱的捧着一枝桃花。

关于沉水仙人是神棍的谣言不攻而破。

大街小巷又开始疯狂的讲述那日沉水仙人空手让枯木开花的传奇,人们已然将他奉为了活神仙。

但沉水仙人看似正春风得意,实则一个巨大的陷阱正在等着他主动钻进来。

“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月黑风高夜,独行打更人,正是杀人越货的好时刻。

“妖怪啊——”一声破音了的惨叫,打更人刷的丢下灯笼和打更的物件,慌不择路中随便窜进了一条巷子拼命的逃离背后的“鬼”。他的声音已经将就近的居民吵醒,几声细小的“吱呀”声传来,有居民迷迷糊糊的推开了窗户,但刚打开一条缝隙顿时瞌睡都吓没了。夜空里再次相继响起了‘吱呀’声,所有的窗户重新紧闭。

他们惊惧的回想着方才瞥到的一幕,外貌可怖的“鬼”一动不动地望着打更人仓皇奔逃的背影,接着刷的消失在夜空中,形如鬼魅。

果然第二天大街小巷议论的内容便变成了昨夜的鬼——

“吸血狂魔,是吸血狂魔……”一些知晓吸血狂魔的人颤抖着声音道,说这话时满眼都是恐惧。

“吸血狂魔来临河县了,吸血狂魔来临和县了……”顿时这个可怕的消息不胫而走,传遍了整个临河县。

顿时人人自危,人们还没入夜便关门闭户,即使是青天白日,街上亦是行人稀少,十分冷清。

吸血狂魔可是官府追查了十年的恶犯,赵县令和国舅爷都十分重视,天色微暗县衙便派出官兵在大街小巷来回巡逻,国舅爷更是亲自持剑巡视。

再这样紧张而惊险的氛围中过了两天,第三天夜里,一声惨叫划破夜空,百姓们颤抖地缩在被子里连呼吸都小心翼翼,好像深怕自己的呼吸声大一点便会将吸血狂魔招来一样。但是耳朵却紧紧地竖着,听着外面的动静。

他们听见官兵们“哒哒哒”疾速的跑步声,火把透过薄薄的窗户纸招进了他们的屋子里。

“抓到了,抓到了……”一迭声惊呼像报喜一样穿进人们的耳朵里。但他们并不敢动,继续指着耳朵听着外面的动静。

他们听见了国舅爷威严的呵斥声,这声音透着凶狠和冷血,但是此刻停在百姓们的耳朵里却犹如天籁。

胆子稍大些的人掀开被子下了床,小心翼翼的打开门伸出头往外窥探,直到清晰的看见官兵们控制着局面,便试着迈步往前,慢慢靠近官兵们的包围圈。

官兵手中的火把照亮了街巷,人们看见一个黑衣人狼狈的跪在地上,国舅爷神情严峻的持剑架在黑衣人的脖子上。接着便看见了旁边躺在地上的人,他耷拉着脑袋躺在冰冷的街上像死人一样一动也不动,苍白的脖颈上有一个可怕的血窟窿,献血顺着脖子流了一地,伤口似乎还在渊渊地往外冒着血。人们不禁捂住嘴倒抽了口凉气。

再看那半跪半到在地上的人面色青黑,嘴角还挂着血迹。这时有人认出,正是那夜打更人碰到的那人。

“带走。”裴夏一声令下,手下拿了镣铐将“吸血狂魔”锁了起来,同时他的脖子上仍驾着三四把刀,赵县令带头将他押解着往衙门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