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形势 (1/1)

没花一个铜板就把赤血弄到手,还附带了个手下让刘大公子的心情稍微好了一些。

不过目前刘大公子的形势还是很不好,因为蔡家和刘琼联姻,几乎等同于公开支持刘琼。气势上几乎盖过了自己这个大哥。而如果这会刘大公子不作出有力还击,那么就会让很多的骑墙派倒向刘琮那边。很是郁闷的刘大公子回到家的刘琦把自己关在书房一整个下午,也很是让担心刘琦伤势的刘从担心了一个下午,当然把自己关在屋里的刘大公子也没闲着,而是把有关那个死鬼刘琦留下的那些,关于荆州形势的记忆梳理了一遍。

原来这被比作天下之腹的荆州虽然名义上是属于自己的便宜老爸刘表的,却也只是名义上罢了。且不说占了大半土地的荆南四郡就很是不甩刘表的命令,位于洞庭湖以西的武陵郡倒还好些,,而长沙,零陵,贵阳三郡却在暗地里一长沙太守张羡为尊,而在历史上张羡也是不负众望的造了刘表的反。而在荆州北部三郡中刘表能实际控制的也就只有一个南郡和一个先后在黄巾之乱和十八路诸侯讨董时被折腾的不成样子的南阳,而除此之外的江夏郡也是控制在刘表的好基友黄的手里,虽然现在好基友黄权也还算够意思,比较配合。可是想如臂使指也是不容易的。

而让我们的刘大公子稍有些安慰的是目前自己最大的对手还没能向历史上那样,几乎控制了所有的的荆州军主力,然而也已经把荆州唯一能让其他诸侯正眼相待的荆州水军主力却已经落在了蔡瑁手中,而另一只万余人的水师偏军的主将,刘琦的亲大表哥张允也跟蔡瑁眉来眼去交往密切。而在目前整体只能算二流的荆州军马步军之中能入得了刘大公子的眼的也就是目前正率领万余人镇守宛城的文聘手下有几千精锐和主持襄阳防御和便宜老爸安全的帐前校尉王威手下的三千亲卫,再有就是刘琦目前唯一的有力支持者刘磐正在镇守在荆州重要性不下余襄阳的江陵,在刘磐手下统领着一万精兵其中还包括刘表倾力打造的三千多骑兵。而最让刘琦意外的是在演义里并不得便宜老爸重用的虎将黄忠此时竟然正在坐镇襄阳的最后一道防线的樊城,而且手下统领兵马不下两万,在荆州的地位可见一斑。而且更总要的是黄忠还在荆州马步军中都威信颇高。

当然在意外之余也让咱们刘大公子打算用一把赤血将自以为不的重用的黄忠骗过来当打手的主意落了空。

而现在荆州的外部环境勉强还算安宁,一直觊觎江汉富庶之地的袁公路在被曹操收拾过以后,不得不放弃了教训自己便宜堂哥的袁本初的主意,跑到淮南继续去最擅长的欺软怕硬的勾当去了,在

b高速文字首发风雨fy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