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荆襄三奇 (1/1)

从黄家出来的刘大公子,本来应该非常高兴才对。因为刘大公子这次前往黄府可谓是超额完成任务,可是这会刘大公子却是怎么也高兴不起来。不为其他,就为发现黄碟大小姐竟然是一个十足的母老虎母暴龙,而自己竟然真的要娶黄碟那个母暴龙。你说说黄忠这个老家伙你跑出来凑什么热闹啊。我就是想拿你宝贝女儿的名义充充门面而已,可不想真的那自己以后几十年的幸福开玩笑啊。你就假装不知道不就完了吗,干嘛非要推波助澜的答应黄碟这个小打女和自己的婚事。

而亲自将刘大公子送到了大门口的黄忠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而手中抱着黄忠给的几大捆竹简的肩上背着宝雕弓的刘从,这会看这刘大公子心事重重的样子,不由得疑问道。“公子,为何不开心啊,”在刘从看来能娶黄忠的女儿,是一件求子不得的事哪里会想到刘大公子已经在考虑日后怎么找借口坚决不能去娶黄碟这只母暴龙

不过那都是后话,现在的刘大公子发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那就是自己太不了解自己所处的环境了,本来自己的优势是了解历史的走向,和各位牛人的实力能力和处事习惯。可是在荆州襄阳城这个目前还不是三国大佬们争夺的中心的地方却好像一点作用都起不到。

别的不说,如果自己知道黄碟这个小丫头注定是未来的母老虎,那自己可是说什么也不会打黄碟的主意啊。自己虽然来自二十一世纪,能接受先进的的事物,可是自己却没有受虐倾向。

不过刘大公子倒也没有气馁,只是在心里安慰了自己一番,“算了算了,书上不是说了吗,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鉴于目前自己仅有刘从一条走狗可以驱使,刘大公子也就只能一边收寻着脑海里目前还在和自己的记忆处于交织混乱状态的刘琦的记忆,一边转向身旁话不多的刘从问道,

“刘从,襄阳几个有实力大家族我都知道,那么你给我介绍一下,荆州的这些年轻的公子小姐的事情吧。自从上次落马受伤之后,这些事我都有些不记得了”

而在这件事上从头到尾一直跟着刘大公子的刘从也是理解,今天自家公子在黄碟身上吃了亏。想了解荆州太子党们的情况,所以一开口就说“公子,在荆州年轻一代最出名的当然是被称为荆襄三奇的三位奇女子,”

“荆州三奇,还是三位女子”听到这个荆州三奇,还是三位女子,刘大公子倒是颇为感兴趣。追问道“不知道是哪三奇啊’’而刘从倒也没有调自己家公子胃口的意思,略一思考组织了下语言说道“这其一便是公子今天见到的黄

b高速文字首发风雨fy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