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凡心初动 (1/3)

江山乱嬴政 沧缨 1526万 2021-05-11

“嘶……”剧烈的头痛让熊槐从昏睡中醒来。揉着额头,虽然没有伤口,但依然十分疼痛。

环视四周,这里虽然是一个山洞却一点也不黑暗,随处可见的萤火虫将这里照的透亮,这个山洞极大,似乎找不到边界一般,洞内流淌着清澈见底的清泉,水底布满了发光的石头,随处可见花鸟鱼虫,洞内香气四溢,宛若人间仙境。

这里是哪里?熊槐这才响起方才的场景,坠入深远的那一刻她把那个妖女拦在了怀中,和她共同赴死。起初他本就简单的想着自救,想着拉上那妖女,她就会收了法术。可……那妖女抱在怀里的触感极好,肌肤似丝绸一般光滑,似清泉一般水嫩,似美玉一般温和,身上散发着淡淡的清香,那是一种他从不曾闻过的香味,不似后宫女子有些刺鼻浓郁的脂粉味,那味道带着几分花果的甜腻,又似雨后空气的清爽,熊槐嗅了嗅自己的衣袖,还带着那妖女的味道,不自觉的嘴角上扬。

忽然,他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摸一摸自己的嘴角,眼神中闪过一丝惊异。

从前在宫中他极少发笑,而他每一次露出笑容,必将意味着有人将会有血光之灾,所以宫中之人每次见到自己笑,无不骨寒毛竖、惊恐万众。连他自己都已经不记得有多久没有这样发自内心的笑过了,或许从来都没有过吧。

但自从遇见那个妖女之后,他好像经常会挂着笑容,一想到那个妖女,熊槐不禁又勾起了嘴角,她确实很有趣,不似宫中唯唯诺诺的女子,带着些野性和顽劣,却又不失古怪精灵,若能把她留在身边,想必一定会乐趣无穷。

熊槐正想着,突然发现斜前方出现一个人影。定睛一看,是方才自己想念的妖女,此时她骑着赤豹,后面跟着花狸,从洞口处缓缓走来。

熊槐嘴角勾出邪魅的笑容,嘲讽的说道“寡人在此谢过姑娘救命之恩。”这话自然是反话,若没有她,熊槐可能惨遭不测吗?不过,熊槐也就是想逗逗她。

当然听出他言语的意思,瑶姬瞪了他一眼,说道“不用你在这里冷嘲热讽的,我的手段多着呢。”

熊槐挑眉说道“哦?既然如此,那姑娘还有什么手段尽管使出来吧,寡人拭目以待。”

瑶姬一时气急说不出话来,她还能有什么手段,能用的都用了,可这个凡人的嘴比石头还硬,不管自己用什么办法,都没有办法求饶。虽然她会的法术极多,可是这些法术都会给他造成伤害,想起刚才在他的怀中一起坠入深渊,他的头部被滚落下来的石头击中,她的心竟然窒息的疼,明知道自己有办法将他治好,但是他受伤的那一刻,自己内心绝望的感觉,连她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和震惊,即使再有手段,她也不敢再往这个人身上用了。

瑶姬扁着嘴,不去看他,也不去反驳,因为她还不清楚自己内心这种感觉是什么东西,但自从遇见他起,就似被施了魔咒一般的,甚至每一次呼吸,她都能清楚地感觉到内心的异样,这种前所未有的感觉让她有些不知所措。

瑶姬清咳了一声说道“你是什么人?又为何会闯入这巫山秘境。”

自然她主动了解自己的家世,熊槐也当然愿意奉告了“寡人姓熊名槐,是楚国的国君,至于为什么回来到这里,寡人也并不知晓,只记得孤王在云梦泽狩猎,本在高唐观休息,谁知醒来就来到了这里。”

瑶姬眼神中闪过一丝疑惑,这巫山秘境数千年来都没有凡人能够走进来,即使是魂魄出窍又怎么会这么巧来到这里?还是冥冥之中自有安排?瑶姬不解。

熊槐看着瑶姬认真思索的样子,说道“既然寡人已经身世毫无保留的告诉姑娘,姑娘是不是也应坦诚相待呢?”